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续章108 刘长安无所畏惧(1/2)
我真的长生不老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作为纵横地球无数年的生物,刘长安无所畏惧。

  刘长安今天很早就起床了,单纯的只是因为醒来了,于是出门走走,没有别的什么原因。

  很久没有在外面吃早餐,所以多逛一会,在沿街的一家早点铺子里,看师傅炸了一会儿油条。

  油条从软趴趴的面粉条,进入油锅以后膨胀,表面立刻硬化,让油条不至于膨胀到爆炸,要把油条炸的又松又脆十分讲究,老师傅拿捏的很好,于是刘长安决定早餐就吃油条。

  油条是黄而且香的东西,事实证明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黄色的东西都是好东西,例如太阳,例如黄金,例如ghs。

  新鲜出锅的油条非常好吃,蓬松柔软,香气四溢,再加上一份咸豆腐脑,一口油条,一口豆腐脑,美食的享受顿时让人生出幸福感。

  吃完这些,再端上一杯加了少许糖的甜豆腐脑,以作平衡,亦是愉悦之事。

  雨尚未停,刘长安抓了抓头发,水珠飞溅,即便浑身湿漉漉的,刘长安也暂时不打算回家。

  人生并不是只有舒适和安逸值得追求,如果没有了饥寒交迫的压力,很多人偶尔也会感动于斜风细雨带来的春寒料峭,生出些哼哼唧唧的诗文字词出来。

  刘长安没有哼哼唧唧,只是站在风雨中唱了一首《水手》。

  其实他想唱《小芳》来着,但是现在唱这歌容易被骂被科普,于是便不唱了。

  今天难得没有吟诗一首的冲动,这代表着诗歌诞生以来在他身上形成的固有习惯被冲击了,而他也压制住了这样的习惯带来的冲动。

  刘长安对自己很满意,因为能够自然地改变自己的习惯,是意志强大的体现,绝大多数人一辈子都被“习惯”控制住了人生。

  “刘长安,你在干什么?”

  刘长安回过头去,发现仲卿举着伞,正用一种看着神经病的眼神看着他。

  “是不是觉得我是神经病?”刘长安缓缓走到仲卿的伞下说道。

  仲卿举着的伞没有移动位置,她自己在伞下后退一点点,被迫让了一点避雨的位置给刘长安……他现在这样还需要打伞吗?仲卿抬起手来,免得他碰到自己,把她精心搭配的制服弄湿了。

  事实上仲卿是在他扭头那一刻,才改变了她看他的眼神,因为一个头发凌乱湿润,侧脸和站姿都很有味道的男人,在雨中低声唱歌的情景,在女人眼里是非常吸引人的,看着他的眼神当然也不一样。

  女人本来就容易被很多通常状况可以理解为矫情,做作,摆拍的东西感动,激荡起情绪,更何况眼前的男子并没有刻意,只是能够轻松地撩拨起女人们心中本就存在的种种情绪。

  “其实神经病是指解剖学上周围神经损害表现出的病理特征,疼痛,麻木,瘫痪都是神经病的症状表现。在日常生活中,人们说一个人神经病,其实不是指的他神经病痛,而是出现了精神症状的精神病。”刘长安接着说道。

  “谁不知道?不过这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说你是神经病。”仲卿莞尔一笑。

  去年在博物馆外相遇,是仲卿第一次和刘长安正式接触,面对当时的自己,刘长安对她说的第一句话是“要不要买点芥菜?”

  居然记忆犹新,也没有料到自己在回忆的时候对当时的情景对话铭刻的如此清楚。

  那时候就感觉他是神经病……只是现在想想,心中竟然有些难以言喻的有趣感受,或者是别的什么感受,暂且用有趣来形容吧。

  如果重新回到那一天,自己大概会把那些芥菜都买下来,当做自己曾经对他恶劣印象,以及试图污蔑他形象的补偿。

  也就补偿这么一点点了……毕竟仲卿至今都还有一些事情让她无法释怀,在酒店里那把她劈晕的一掌,是女人毕生之耻。

  “竹君棠就不一定知道。”刘长安拿出手机看了看,没有电话,没有短信,感觉暂时还不大想回家,“我昨天没有给她上课,正好今天有空。颜青橙安排的补课是什么时候?”

  仲卿翻了一下竹君棠的行程表,“嗯……晚上才补课,颜青橙进你们学院的学生会了,白天有什么开学工作会议要参加。”

  “那好,我去给她上课。”刘长安琢磨着可以上午给竹君棠上完课,中午随便吃点啥,下午在竹君棠的藏书馆里看看书……单纯只是很久没有去欣赏竹君棠的藏书馆里转悠了。

  “你就这样去给她上课?”仲卿看到刘长安往宝隆中心走去,连忙跟上追问。

  仲卿跟在刘长安的身后,湿身诱惑的情况一般是女人,可好身材的男人,浑身衣衫湿透,何尝不是如此?

  仲卿也是个成熟的女人,她都和刘长安这么说过……在醉酒的情况下,吐露的当然是“真言”了,眼瞧着刘长安坚实宽厚的后背,在湿漉漉的衬衣下若隐若现,饱满的肌肉线条紧贴着裤子,仲卿不由得咬了咬嘴唇。

  倒不是对刘长安有什么想法,只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看到这样完美的肉身,男男女女因此心生赞叹,是非常纯洁的欣赏罢了。

  “我又不怕冷,也不会感冒。”刘长安拒绝回去换衣服,想好了下午才回去就下午才回去……要是遇到什么事情,晚上再回去也可以。

  男人就是要这样意志坚定。

  “那也不合适,你不回去换衣服吗?”

  “懒得回去。”

  仲卿有点无奈地建议,“反正要上楼,先去我那里换一套衣服吧。”

  “你让我穿女装?”刘长安皱了皱眉,“我没这爱好……最重要的是,女装还得搭配化妆,万一我化妆以后,扭捏作态一番,反而让你生出一个男人长得这么好看,我一个女人活着有什么意思的感想,岂不是无意间伤害到你了?”

  仲卿抬手掩嘴,笑声还是沿着柔嫩细腻的手背肌肤散开来,在雨伞下混着雨声清清淡淡的动听。

  “大部分所谓男人化妆以后比女人还好看,往往只是照片和视频效果,也只会让本就长得一般的女人生出自己还没有男人有女人味的感觉,和真正的美女相比,感觉上还是差得远。”仲卿见多识广,所谓的女装子在台岛也很多。

  竹家除了竹君棠,当然还有其他的年轻一辈,这些人和许多世家豪门里没有资格参与家族产业管理的那些纨绔一样,什么都玩……那些很好看的男人也在玩物之列。

  其实这也很正常,断袖之癖本就渊源流传,好看的男人和好看的女人,如果没有资本自立,往往都是差不多的人生际遇。

  “也对,你就是那种真正的美女,雄性激素分泌正常的成年男性要美过你确实有点难度。”刘长安认可这一点,最近他接触过的男变女状况,也就是他的一个室友了。

  秦志强原来比较胖,胖子皮肤一般都不错,瘦了下来以后,皮肤反倒是比很多女孩子都显得白皙细嫩,只是终究分泌着的雄性激素影响了体格和身体细节,不需要太仔细观察,也能够感觉和真正的女孩子有很多区别。

  倒是有很多刚进入青春期的少年,嗓音都很稚嫩,换上女装就安能辨我是雄雌了。

  “你居然还会夸人?”仲卿有点乐,因为表妹经常和自己讲刘长安的嘴巴多么讨厌,总是损人,而且事实上在仲卿和刘长安的接触过程中,要听到他一句由衷的夸赞也很难。

  “夸人这种传播正能量的事情,我经常做。”刘长安点了点头,“我再夸你一句,在周咚咚叫阿姨的女士中,你是最年轻的。”

  “她现在叫我姐姐了!有一次还说我是仙女姐姐!”仲卿马上变脸了,瞪着刘长安,姐姐和阿姨的区别,简直就是生和死的区别。

  “行吧,仙女姐姐。”

  “下次我再单独带她出去买吃的,她就会一直叫我姐姐了。”仲卿自言自语地说道,其实现在像周咚咚这么机智的小孩已经很少见了。

  大部分这个年龄的小孩子,又蠢又不懂事,见到仲卿就是“阿姨阿姨”的叫个不停,没有几个会叫“姐姐”。

  周咚咚就不一样了,有一次刘长安带周咚咚找竹君棠要糖果,先见到仲卿,就叫的仲卿“姐姐”,是刘长安非得纠正周咚咚要叫她阿姨,还说仲卿笑起来抖粉。

  “对了,我不是让你穿女装啊。上次你过来,救生员说你跳水里把衣服弄湿了,金笑美问要不要准备男客衣服,我同意了,但是在三小姐住所能够享受到这种待遇的男客也只有你了,金笑美拿不准你的尺码,我去挑选的,现在还放在我房间里,没有送上去。”仲卿解释了一下她有适合刘长安更换的男装原因。

  金笑美还没有能够做到独当一面,很多事情都需要请示仲卿指点,竹君棠这样的大小姐事无巨细,生活工作学习各个方面都有专业人士帮她打点,作为助理好像只是一个统筹安排的中间环节,但其实也不简单。

  “有意思。”刘长安想到了一件事情,笑了笑。

  “什么有意思?”仲卿疑惑地看着他。

  “没什么。”刘长安是个懂礼貌的人,非常照顾女性的自尊心,没有说出口。

  仲卿怀疑地看着刘长安,她有点猜到刘长安指的是,上次她喝醉酒了,他把她送回房间,然后她脱掉了衣服,这次她带他回房间,让他脱掉衣服。

  不知道他是不是在想这些东西,仲卿气恼地白了他一眼,也不好说什么,随便他怎么想好了,反正她也没有什么问题或者应该感到羞耻的。

  一个喝醉酒的,成熟的,正常的女人,在他面前脱衣服,这不是很正常吗?

  一个成熟的,清醒的,正常的女人,想要脱掉他的衣服,这又有什么问题?

  仲卿又不是白茴那样的小女生,一直矜持着,羞耻心和自尊心像害羞草一样,轻轻一碰就要藏起来。

  当然了,仲卿也只是这么认为,有这样正确的认知和观点,并不意味就会付诸行动。

  就像很多人写小说喜欢ghs,但现实却是正经人。

  “不过你怎么拿得准我的尺码?”刘长安和仲卿上楼,仲卿只是个普通人,也不是裁缝铺子的老师傅,没有看几眼就能够掌握对方身体结构数据的任你管理。

  仲卿刷卡按了楼层,轻声叹息,“苏小姐在湘南大学实验室的住所,里边放着许多男士衣裤,那是我帮忙打理的。”

  刘长安点了点头,有一次仲卿找自己吃烧烤,说了一声什么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可以长生不老之类的话,刘长安便知道从那时候起,苏眉透露了一些秘密给仲卿知道。

  现在的仲卿知道苏小姐苏南秀也就是三太太,还知道三太太是苏家和竹家真正的老祖宗苏眉。

  苏眉即便在南极,对竹家的掌控依然强力,依然是仲卿的靠山,有苏眉在,仲卿从助理的角色走上独当一面的高管,至少在竹家内部没有什么阻力。

  大概是因为这样,仲卿最近的工作应该也算顺风顺水,整个人的精气神和当初苏眉还在郡沙时有些不同。

  例如她今天穿的黑色大腿袜,上沿便有精致华丽的金色图案,和以前要求低调干练的制服风格截然不同。

  美丽的女人就是这样,在某些细节上稍作改变,似乎整个人的气质和魅力就变得不同。

  来到仲卿的套房,她把衣服交给刘长安换上,然后拍了几张照片。

  刘长安没有在意仲卿拍照,仲卿这种女人很有分寸,不会拿他的照片做些什么蠢事出来。

  “我是个俗人,要是第一次见你就是这般模样,我大概不会多管闲事,阻止三小姐和你接触。”仲卿十分满意自己挑选的衣服。

  即便不是和自己关系暧昧的男子,帮助挑选衣服后,看他改头换面,焕发出截然不同的气质,还是有些成就感的。

  这和女孩子喜欢打扮洋娃娃,养bjd娃娃没有什么区别……仲卿没有养娃娃的爱好,对于长久单身而没有在情感上对男性绝望的成熟女性来说,养男人可能更有意思一些。

  竹君棠倒是喜欢养娃娃,上官澹澹和周咚咚还去她的娃娃屋里玩过,最贵的球关节娃娃设计和制作都十分复杂,从几万到上百万美元的都有。

  穷有穷的养法,富有富的养法,有些娃娃只要几百几千块而已,就像有些小奶狗养一只只需要网线和盒饭。

  养一个刘长安这样的男人……仲卿没有多想,毕竟这是三太太都没有实现的愿望。

  “是我的错,我那天就不应该被竹君棠遇见。”刘长安皱了皱眉,尽管后来也知道,刘建设已经暴露出来一些东西了,苏眉早就开始在郡沙寻找,他和竹家再次牵连上也是迟早的事情。

  更何况秦雅南也到了郡沙,竹君棠是秦雅南的闺蜜,刘长安不想听到“咩咩咩”的羊叫都难。

  仲卿掩嘴轻笑,尽管三小姐一如既往地被刘长安收拾,但刘长安也没有了以前那种轻车驾熟,游刃有余的随性感觉,终于因为竹君棠而头痛了。

  这也算是三小姐取得的成就吧,竹君棠一直在如何对付刘长安这件事情上努力,持之以恒的精神在其他工作和学习领域上是不具备的。

  希望自己的小表妹也能够在刘长安身上取得一些成就吧,只是仲卿感觉希望不大,毕竟自己这样的身材和容貌,丝毫不亚于白茴,结果却被他一巴掌劈晕。

  也不知道白茴能够从哪方面下手了,仲卿也不擅长在这方面帮白茴出谋划策,她只能提醒白茴……如果竹君棠帮忙出主意,最好别听。

  “谢了。”刘长安把换下来的湿衣服放进脏衣篓里,然后去换乘电梯上楼。

  仲卿通知了一声金笑美,然后把刚才拍的照片发给了白茴,就像很多人喜欢看朋友圈里女神的自拍,女人也喜欢看帅哥的照片。

  刘长安来到楼上,刚刚走出电梯,金笑美已经领着两个穿着黑色长裙女仆装的佣人在旁边等候着了。

  “三小姐今天起的早,我已经通知她,您要给她上课,请在书房稍候,三小姐马上就到。”金笑美和刘长安走到书房门口说道。

  “嗯。”

  一只肥圆蠢动如周咚咚似的橘猫跑了过来,刘长安认得它,白茴也帮竹君棠遛过这只猫,竹君棠养小动物,倒也没有一味地追求什么名贵品种,这种橘猫除了吃得多足够肥,没有任何优良特征了。

  橘猫跑到刘长安跟前停了停,抬头看了一眼刘长安,并没有把远古巨龙放在眼里,摇了摇尾巴往一个玩具盒子里就是纵身一跳。

  脑袋撞到盒子边沿,起跳失败,橘猫顺势就趴在地上不动,跟重伤不治了一样。

  “蠢猫。”刘长安冷笑一声回应它对自己的不敬。

  在书房里翻了翻书,金笑美送来茶点后,竹君棠就跑了进来。

  竹君棠居然没有愁眉苦脸,也没有浑身难受,似乎已经接受了学习是难以逃避的日常?刘长安有点疑惑。

  “糟老头子,你完了,居然敢对澹澹做这样的恶作剧!”竹君棠走到刘长安身边,绕着他跑了一圈以表示幸灾乐祸。

  “你是不是不敢回去,所以跑来给我上课?”竹君棠大笑一声,“天作孽,遭雷劈,自作孽……c**!”

  刘长安正在端茶,手抖了一下,热茶泼洒了一点出来,他不禁放下茶杯,扭头不可思议地看着竹君棠,她总是能让刘长安发自内心的颤动,要知道“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可是长生者的基本心理素养。

  “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出自《尚书·商书·太甲》。”刘长安平和地说道,“希望你记清楚,别乱改了。”

  “你害怕的都结巴了吗?”竹君棠得意洋洋,自己及时告知上官澹澹,看来已经起到了威慑作用。

  “尚书和商书。第一个尚书,是和尚的尚,第二个商书,那是商业的商。”刘
为您推荐